Into The Wild_Movie Poster.jpg 

    面對家庭,學校,社會這些在成長的過程所必須經歷的生活方式與體制的不滿,一個剛踏出大學校園的年輕人決定以自我放逐的方式來擺脫這一切

 

   19928月,一群麋鹿獵人發現這個年輕人的屍體,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做克里斯麥坎多利斯(Chris McCandless),他身亡的時候年僅24歲。美國Outside雜誌請作家強克拉考爾(Jon Krakauer)針對克里斯的死亡謎團進行報導,本身也是個登山客與戶外運動愛好者的克拉考爾在為這篇報導進行追蹤調查的過程中對於克里斯如何在沒有大多的裝備與補給的情況下,在阿拉斯加北部的荒野地區度過113個日子,還有他在踏進這荒野山區前的生活所感動,於是,原本一篇9000多個字的專題報導變成了【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又譯:荒野生存)這本書

 

這本書在1998年出版,影星兼導演的西恩潘(Sean Penn)在一家書店看到這本書的當下,被封面那張在雪地裡的廢棄巴士的照片所吸引,回家後連續讀了兩回,馬上就興起了拍電影的念頭,盡管西恩潘向麥坎多利斯一家人表達拍攝這個故事的強烈慾望,只是,麥坎多利斯一家人對於這個事件所造成的傷痛久久未能平復,等到2006年的某一天,麥坎多利斯一家人打電話給西恩潘,同意了這部電影的拍攝。

 

克拉考爾分享書寫的心得時表示:「我寫這本書的許多動力都跟克里斯融合在一起,我試著為我自己去了解他這個人,但是,我不假裝說我完全了解他,克里斯不是個普通的孩子,他是個專注於自己的事情的人,他是固執的,他是衝動的,但他也是一個純真的人,他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他不妥協。他有著崇高的理想,他有著正直的道德感,他相信,人生的目的不在於選擇一條輕鬆的路途,有些人批評他是準備不足的,魯莽的,愚蠢的,他們問說他進入阿拉斯加時為何不帶斧頭與收音機,但是,他的想法認為這不是冒險,當地圖再也沒有任何空白的地方的時候,克里斯把地圖丟了。」

 

 西恩潘在98年初讀這本書的時候就寫了電影的劇本,之後,他索性追隨克里斯的腳步,去認識克里斯所認識的人,然後把這些受訪者的感受加進了劇本裡頭,讓電影更貼近真實事件本身,這其中包括了克里斯的家人,西恩潘在與克里斯的家人進行對話的時候,這家人的回憶與後悔湧現,這讓西恩潘感到難受,尤其是克里斯的妹妹卡琳(Carine)與西恩潘分享了她那些寫著她想要對克里斯說的話語的日記,還有那些永遠得不到克里斯的回覆的信件,此外,西恩潘也造訪了克里斯在90年代初期那段期間所結交的朋友,後來還請在片中由文斯馮恩(Vine Vaughn)所飾演的角色韋恩威斯特柏(Wayne Westerberg)擔任影片的顧問。

Into The Wild_W7.jpg

 

  西恩潘的電影作品把克里斯的人生用一種介於日記式的旁白敘述以及許多近似旅遊中那種跟剛認識的人寒暄問候的對白書寫風格,再加上到克里斯的足跡所踏過的每一個地方的實地取景拍攝,透過這樣的劇本與影像的敘事手法呈現出一部散發著遊記感覺的人生劇情片,透過克里斯所到的每一個地方,他所看見的每一個地方的景緻,他所接觸與認識的人,還有他在接觸每一個景緻與每一個人的當下所擁有的感觸,進行獨白,或是跟自己的心靈進行對話,抑或是透過他的眼神與一些表情動作做出無須言語的反應,讓克里斯這個對於現有的家庭,學校,社會中所存在的體制的不滿靈魂進行彷彿波希米亞人的自由抒發,在過程中,我們也感受到,克里斯敞開心胸讓來自外在的景緻,所接觸到的人來馴服自己內心那個不願受到羈絆的靈魂。

 

    克里斯在踏上旅程前,先把所有積蓄捐出,然後用「亞歷山大超級浪人」(Alexander Supertramp)這個全新的名字為自己來個徹底的重生,在這個重生的過程中,克里斯遇見了許多人,克里斯與這些人在心靈或情感上產生了不經意的碰觸。像是開著車過生活的雷尼與珍這對伴侶,克里斯與這對伴侶的相遇讓對於心中背負著愛子失蹤的自責心情的珍從自己與克里斯的對話中得到了一些慰藉,釋放了積壓許久的情緒。克里斯還認識了一個一生都在加州沙漠的休旅營區長大的少女崔西,或許是崔西與那些居住在休旅營區,脫離社會的人的長期相處的關係,崔西對於也過著脫離社會的生活的克里斯很自然的產生了情感上的投射,一種相依相惜的陪伴關係自然成形。

 

   克里斯在進入阿拉斯加前所碰到了孤單老人朗法蘭茲,克里斯從朗法蘭茲的關懷中感受到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最匱乏的親情,而朗則是從克里斯的身上找到一個他所渴望的兒子的樣子,克里斯與朗這兩個孤單的人就這樣子在對方身上對各自原有的人生中的遺憾做了一個讓人不禁潸然淚下,或是心頭一陣哽咽的認知,朗甚至在這樣的認知過程中讓自己多年來畫地自限的束縛心靈得到了啟發與解脫。

 

西雅圖搖滾樂團珍珠果醬合唱團(Pearl Jam)的主唱艾迪維德(Eddie Vedder)的聲音在某種層度上象徵著克里斯的心聲,維德為電影所寫,所演唱的歌曲,呈現出一種民謠唱遊式的情緒表白,還有龐克搖滾中那份對抗現實的情緒宣洩,或是藍調搖滾的低吟,用歌曲與歌聲去揣摩克里斯這個靈魂。

 

西恩潘表示:「一些孤單是必要的,但是,到了最後,孤獨卻是一無所有的。」克里斯選擇在他的人生中體驗了一段獨自一人過活的歲月,或許在最後他是孤單一人的,不過,克里斯在那段獨自過活的日子中所認識的人所帶給他的生活體驗能夠讓他的孤單有些陪伴。

 

克里斯在他的人生最後兩年活出了他一生中最真實的自己,放任自己的靈魂自由自在的遊蕩於這個世界,雖然這樣子的遊蕩到最後還是受到了大自然的殘酷考驗,或許,克里斯的外在形體拜給了大自然,但是,至少,克里斯的內在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解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格斯的娛樂筆記

Ming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hope
  • Hi叔,我非常喜歡這部影片,雖然看完覺得很悲.
  • Hey, Hope: 孤獨真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啊!

    MingMin 於 2008/12/09 14: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