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騎士】一部讓人在享受娛樂感官刺激之餘,同時會帶著難過的情緒離開電影院的電影。

 

  這是希斯萊傑在過世前所完成的最後一部電影自然是一個讓影迷難過的原因,他在這部意外的告別作中擔任小丑的演出讓在提姆波頓執導的「蝙蝠俠」系列中詮釋同一角色的傑克尼克遜的演出相形之下變成好像是一個只會耍嘴皮子的大壞蛋。

 

首先看看小丑的扮相,一臉慘白的面部化妝,外加兩個超大的黑眼圈以及那道血色不怎麼紅的笑嘴嘴唇,還有那個像是天才發瘋後的亂髮,這些塗鴉的造型再加上小丑逢人就講的那些隱藏於笑嘴被後那些令人不寒而慄的變態老爸與嗑藥老婆的家暴事件,希斯萊傑在這個讓人認不出他的狂亂外表之下,極盡各種肢體與語言表演之能事,經常在一場幾分鐘的戲裡頭,做出喜怒哀樂甚或喜怒無常的情緒演出。

 

譬如說,在警局訊問室被蝙蝠俠逼供的那場戲中,面對盛怒的蝙蝠俠脅迫的粗暴動作,他先是來個傻呼呼的無辜表情,然後在數秒鐘之後,馬上轉換成輕蔑的語氣數落蝙蝠俠其實就跟自己一樣都是不容於世俗的怪胎,接著再被蝙蝠俠拳打腳踢一陣後,他還有點因為激怒了蝙蝠俠而沾沾自喜的狂笑了幾聲,此外像是在醫院爆炸事件後,小丑這個身穿白衣天使服裝的惡魔,以一副融合了吊兒郎當的混混以及像是闖了禍的小女生的神情走出醫院的模樣,實在是讓人莞爾不已,光是這兩場戲的多樣的情緒轉折與多變的肢體動作就足以用「戲精」二字來形容希斯萊傑在本片的表演成就。

 

  導演克里斯諾蘭在「蝙蝠俠:開戰時刻」中成功的將漫畫英雄「強押」到現實世界的社會寫實風格到了【黑暗騎士】更是變本加厲,導演在本片中把高譚市變成了一個法律浪蕩然無存的城市,小丑明目張膽的殺人放火,蝙蝠俠動用私刑制裁壞蛋,通通被高譚市民視為是破壞法律的狂徒,小丑的惡行惡狀固然是高譚市的亂源,但是,蝙蝠俠以「私法」代替「司法」的作為其實也是無視於法律的存在,蝙蝠俠動用私刑教訓歹徒,雖然降低了犯罪率,但是他的私刑卻不必接受法律的制裁這樣的價值觀也徹底破壞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公正性,導演除了讓蝙蝠俠蒙上了非法之徒的陰影,他還透過小丑的一個計謀進行了一場善惡大考驗,話說小丑讓好人與罪犯各自上了不同的船隻,然後在兩艘船上各自放置了可以引爆對方船隻的炸彈遙控器,好人可以用炸彈遙控器炸死那些他們心中認為罪該萬死的罪犯嗎?罪犯真得就那麼壞,會毫不猶豫的炸死對方嗎?導演用按鈕考驗人性的矛盾實在是高招。

 

蝙蝠俠真實身分布魯斯韋恩與檢察官哈維丹特跟兩人的情人瑞秋這三個角色之間彼此的信任問題,不但是小丑製造混亂與矛盾的施力點,無疑也為本片製造了深層的人性掙扎。布魯斯認為哈維將是重建高譚市社會秩序的希望,然後自己就可以不必再扮演蝙蝠俠這個爭議性的人物,讓自己的人生得到解脫,哈維則是在蝙蝠俠成為眾矢之的時候,挺身承認自己就是蝙蝠俠,來承擔所有的責難,瑞秋認為布魯斯永遠無法卸下要扮演蝙蝠俠的包袱,布魯斯、哈維與瑞秋三人的人性糾纏在小丑的挑撥離間之下,都陷入了宿命的漩渦,因為,身為蝙蝠俠的布魯斯不知英雄的極限到底在哪?要怎樣做才能滿足高譚市民以及內心底層對自己的期待?身為檢察官的哈維不知該相信自己,還是把命運交給硬幣?而瑞秋對於這兩個維持社會秩序的正義捍衛者的關愛又有誰能明白?這些問號到影片最後集結成一種難以承受的沉重,影迷的心情怎會不難過。

 

  why so serious?」是小丑在一片中的口頭禪,這應該也是所有漫畫電影迷粉想問導演克里斯諾蘭的一句話,畢竟,打擊犯罪的英雄突然間要承受道德與法治的終極試煉,少了正義使者該有的威風凜凜的模樣,真得是好嚴肅,但是,誰說漫畫英雄改編電影都只能玩娛樂的東西,諾蘭就是要堅持他的寫實漫畫電影風格,把漫畫英雄「押」到現實的法治世界接受煎熬,告訴大家,英雄真的非常,非常不好當。退一步來看,就算是想看飛車追逐,大爆炸場面,諾蘭也絕對滿足了想要讓腎上腺素狂飆的影迷。

 

  對了,陳冠希就是演那個在摩根費里曼所飾演的韋恩企業代表福克斯在進入劉氏企業大樓中,叫費里曼把手機交出來才能進入大樓的警官。

創作者介紹

明格斯的娛樂筆記

Ming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rdy
  • 恭喜老師!賀喜老師~~~~
    希望常常能看到老師精心的寫作啦~~
    沒事也來貼一下Ana吧XD
  • Pinky@Taipei
  • YOYOYO!
    部落格咧~~~講說要開有沒有講ㄌ十年阿?:P
    恭喜功喜!
    祝你幸福囉:D

    PINKY品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